<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書評】《正義論》,一本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哲學著作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14 09:47:08

          自從“何為正義”的話題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被拋出后,正義便成為了政治學內爭論不休的話題,從古希臘到古羅馬,從自由主義到功利主義,無數學者發表著一己之見。

          然而真理似乎并未愈辯愈明,這些學者在論證過程上的模糊,使得他們的主張雖然各有千秋,卻無法充分站穩腳跟,“正義”的概念一直浮于空中,成為某種先驗性的存在。

          直到二十世紀,一本在政治哲學上具有重要意義的著作橫空出世,它就是羅爾斯的《正義論》,這本書不僅闡明了“正義”的概念與原則,并且做出了嚴密的論證。在足有四百余頁的皇皇巨著,羅爾斯以他自己的理解,為我們撥開了關于正義的迷霧。

          首先應當闡明羅爾斯關于正義的定義:正義代表著自由的不可侵犯以及權利利益的公平分配。“每個人都擁有一種基于正義的不可侵犯性,這種不可侵犯性即使以社會整體利益之名也不能逾越。因此,正義否認了一些分享更大利益而剝奪另一些人的自由是正當的,不承認許多人享受的較大利益能綽綽有余地補償強加于少數人的犧牲。所以,在一個正義的社會里,平等的公民自由是確定不移的,由正義所保障的權利不受制于政治的交易或社會利益的權衡?!?/p>

          在此基礎上,羅爾斯提出了正義的兩個原則:

          第一個原則

          每個人對與所有人所擁有的最廣泛平等的基本自由體系相容的類似自由體系都應有一種平等的權利。

          第二個原則

          社會和經濟的不平等應這樣安排,使它們:

          1.在與正義的儲存原則一致的情況下,適合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差別原則),并且

          2.依系于在機會公平平等的條件下職務和地位向所有人開放(機會平等原則)。

          正義原則之中還包含著兩個優先性原則:

          第一,自由的優先性

          兩個正義原則應以詞典式次序排列,因此,自由只能為了自由的緣故而被限制,這有兩種情況:

          1.一種不夠廣泛的自由必須加強由所有人分享的完整自由體系。

          2.一種不夠平等的自由必須可以為那些擁有較少自由的公民所接受。

          第二,正義對效率和福利的優先性

          第二個正義原則以一種詞典式次序優先于效率原則和最大限度追求利潤總額的原則;公平的機會優先于差別原則。這有兩種情況;

          1.一種機會的不平等必須擴展那些機會較少者的機會。

          2.過高的儲蓄率必須減輕承受這一重負的人們的負擔。

          這些原則如何得出呢?羅爾斯依照契約論,假定了一種原初狀態。

          在原初狀態中,資源條件處于中度匱乏,即既不過度匱乏以致無法進行分配,也不過分豐裕以致無需分配。其次,人是自由、平等且有理性的個體,能夠憑借自己的理性作出判斷。另外人與人之間相對冷漠,不存在同情也不存在嫉妒。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們處于無知之幕背后,對于自己當前的身份狀況、性別特征等等可能改變偏好的因素一無所知,但同時又知曉這些因素在現實中的存在。

          在論證開始前先強調原初狀態的一些特征,這有助于之后內容更好地展開。

          原初狀態與博弈論中的"囚徒困境"有些相似,人們都處于隔離的狀態中。在囚徒困境里,兩個囚犯均遵循自己的個人理性而選擇不坦白,最終導致了集體的非理性。然而這種情形在原初狀態內不會出現,因為即使人們從功利主義進行效用計算,他們會因為基本善的引領而選擇從社會整體的角度出發進行思考,并且相互之間擁有著信任。

          所謂“基本善”,羅爾斯認為它們是理性人所向往的東西,并且人總是向往著更多的基本善?;旧浦饕ǎ夯镜臋嗬妥杂?,機會和權力,收入和財富以及自我價值感。

          在羅爾斯看來,正義優先于善,但基本善為原初狀態中選擇正義原則提供了動機,并且為區分"最不利者"提供了標準 。在正義原則建立之后,我們可以構建"善的強理論",即特殊的善。

          接下來開始對正義原則的論證,需要注意的是,正義的第一原則幾乎是一項共識,因此羅爾斯的論證聚焦在第二原則。

          那么讓我們從一個博弈游戲開始:餐刀由一人掌管,那么如何盡可能均分一個蛋糕?

          答案是簡單的,讓執刀者取走最后一塊,如此一來為了保證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此人便會盡可能將每份蛋糕切得平均。

          羅爾斯的正義原則與此相似,無知之幕下每個人不知道自己將分得哪塊蛋糕,因而會盡可能注意到最少受惠者的利益。

          在此我們注意到,羅爾斯認為理性人是厭惡風險的,他不會假設有人因為不喜歡吃蛋糕或者腸胃不舒服而選擇了較小的一塊。

          正是在這一認識的基礎上,羅爾斯提出了原初狀態的人會采取最大最小值原則,該原則使我們注意那種在任何計劃的行動中可能發生的最壞情形,并以此做出決定。也就是說,這一原則再次證明了原初狀態下人們對最少受惠者的關心。

          在代際關系上,羅爾斯反對以一代人的犧牲為下一代人作出儲蓄,他將代際關系同樣隱于無知之幕背后,人們將無從知曉自己所處的時代,因而會主張一種適當的儲蓄。

          代際公平應首先得到公認的比率進度表,在貧困時少儲存,富裕時多儲存,并由此避免一種極端的比率。通過將自己設想為父親,人們應當通過指名他們認為自己有權向他們的父親和祖父要求些什么,來確定他們該為自己的子孫留存多少。

          以上是對差別原則的論證,接下來轉向機會平等原則。

          羅爾斯強調,開放機會的主要考量不在于效率,因為無法否認,不完全開放時仍可以對所有人有利。但被排除的人有理由抱怨,不僅因為他們無法獲得地位所帶來的獎賞,而且是因為他們被禁止體驗因熱情機敏地履行某些社會義務而產生的自我實現感?!?strong>他們因此被剝奪了一種重要形式的人類善。”

          功利主義者邊沁主張讓聰明人擁有更多的選票,對此羅爾斯堅決反對,他認為在政治參與中,“這個公民學會了權衡各種利益而不僅僅是他自己的利益,學會了受某種正義觀和公共善而非他自己的喜好所指導?!?/p>

          換句話說,機會平等原則并不只是賦予了人們進入的權利,更是賦予了他們成長的權利,這一權利的缺失是無法以效率的增長所彌補的。

          羅爾斯還通過對其他正義理論的批判,進一步鞏固自己的論證。

          首先是直覺主義。在A型中,曲線代表一個人對不同平等水平和福利總額組合之間的評價,平等=1/福利總額,因而同一條曲線上這種評價總是相等的,B點優于A點。

          B型中,實線與虛線分別代表兩個人對不同水平和福利綜合的評價,兩人的偏好不一致,因此在實線上C與D評價一致,但在曲線上D優于C。

          由于每個人的偏好各不相同,因此直覺主義無法得出統一的結論,只能走向混亂。

          其次是效率原則。圖中表示在X1與X2之間對某種資源進行的分配,效率原則以帕累托最優為標準,因此BA上所有點均符合效率原則,包括B與A兩種極端,也就是說該原則允許X1或X2一無所得。

          同時,效率原則無法對BA上的點作出評價,它只能證明C優于E,因此進一步選擇必須訴諸于其他原則。當我們將公平原則納入其中,我們可以判斷F優于C,盡管后者效率更高。綜合兩種原則的話,D優于C。

          最后是功利主義。上一章已經提及,功利主義允許更多的不平等,接下來將進行證明。圖中存在LAG與MAG兩方,很明顯前者處于劣勢地位,在曲線的任意階段,LAG的收益都少于MAG。OD上對等性遞增,雙方都在獲利;DB上對等性呈負,LAG利益受損,已不符合公正的正義,但總體效益仍在增長,仍呈現互惠性,仍符合功利主義的正義原則。在BF上,總體效益也出現遞減,互惠性消失,MAG依靠剝奪LAG的收益獲利。

          那么是否可以以增長的社會效益對LAG進行補償呢?

          羅爾斯認為,將希望全部寄托于慈善之上并不現實,一則它要求過多(喜好無法具體確定且難以計算),二則在邏輯上難以成立(不存在充足且持久的動機)。因此功利主義通過整體功利的增加補償弱者的嘗試不成立。

          差別原則首先維護了一種善,其次肯定了每個人的利益。功利主義則要求人們,特別是處于不利地位的人們犧牲自己以換取集體的最大利益,后者的可靠性不如前者。同時,功利主義將人視為手段,而正義原則下人們將彼此視作目的,表現出的自尊互尊促進了社會合作的和諧有效。

          無可避免,羅爾斯的論證依然存在缺陷,尤其是在原初狀態下的那些先驗性假設,他本人也在之后的學術生涯中對于自己的觀點作出了不少補充。但毋庸置疑的是,在這位政治哲學家的努力下,我們對正義的思考將更進一步,而《正義論》一書,也將作為一部偉大的政治哲學著給無數人帶來新的啟發,而這正是一位學者所能為人類帶來的最重要的價值!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政治哲學 社會整體 囚徒困境 一無所得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A级黄毛大片,人妻丰满熟妇无码av区,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香蕉金
          <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