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小說】騙局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14 09:50:33

          “萱萱,你中午去我媽家拿個東西,估計是給咱們家買的排骨?!蓖鯇幰贿吥冒?,一邊蹬上鞋,要上班去。

          “我知道了,你……”萱萱剛想問他中午回來吃飯嗎,只聽見“嘭”的一聲,這門沒有再打開的希望的。手里正在疊的襯衫,也撇在床上,挺無辜的。

          他們倆結婚已經三年了,戀愛時的激情早已消解,她的心里不斷在詢問自己:我當時的選擇真的是正確的嗎?”這個疑問在她腦子里已經過了上千遍了。

          王寧是個小公司的員工,就這份工作,都是他姐給他安排的,他有個管財務科的爸,有個干了一輩子生產隊長的媽,放到現在也是干部子弟,他倆要結婚時他說:“我們其實都不用操心,有我媽在呢?!?/p>

          謝萱萱也是在公司里認識他,后來喜歡他,愛上他,嫁給他的,夫妻生活還算甜蜜,但他的母親隔三岔五會來他們家里視察情況(他們住的很近,王寧不敢把房子買遠)。起初,萱萱在上班,他的母親從門口的地毯下面翻出鑰匙(王寧會忘家門鑰匙,就放在這里)進了門。

          “媽,您怎么來了,小寧還沒下班,哎呦,媽,沙發底下灰太多,我來吧?!陛孑嬷形鐒傁掳?,只見得小寧的媽媽拿著掃帚在掃沙發下面的灰塵,她雙膝跪在地上,一手拿著掃帚,一手拿著簸箕,不斷掃沙發下面的灰。沙發下面的灰沒掃多少,外面的灰多了起來,嗆得她直咳嗽。

          房間里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白色瓷磚的地板像一面鏡子,陽臺上的水仙花向太陽展示著它嫵媚的姿態,茶幾上的果盤,墻上的畫作(靜物),沙發上的抱枕,都有自己的安身之所。他們二人的臥室的床頭上除了萱萱工作用的材料,還摞幾本西方美學的書,其中有一本《文藝對話集》,她是公司的創意總監。

          “萱萱吶,咳咳!這沙發下面的灰也得清理啊,你們年輕人上班忙,你爸出去了,我也沒啥事,閑了就幫你們掃掃。你看著地上還有灰呢!”她又要拿起來掃。萱萱趕忙阻止,但他進來了。

          “萱萱,你進門怎么忘了關門呢?媽,你怎么來了,怎么你身上都是土???”王寧關上門,看見萱萱穿著一身黑色的女式西裝里面穿著白色襯衣站在自己的母親身邊,自己的母親要拿掃帚。

          “媽來了,我去倒茶去?!陛孑嫒N房沏茶,他們買的是一個三室一廳的房子,廚房

          “媽,你來怎么不說一聲,我好去接你?!焙脙鹤右贿吔o媽拍身上的土,白了萱萱一眼,萱萱覺得有點發冷。

          “哎呀,我是看你們工作忙,家里又沒個能收拾的人,我也沒啥事,能幫你們就幫你們?!蓖鯇帇屪谏嘲l上,捶著自己的腿。

          這話沏茶的謝萱萱是聽到的,“我每晚和寧寧都在干好吧,寧寧干一會兒就睡了,剩下的都是我在干?!彼睦锵胫?。

          “媽,您喝茶?!敝x萱萱把茶和點心端在茶幾上,茶壺也是紫砂的“這是杭州的龍井茶和蘇州的梅花糕,您嘗嘗?!陛孑姘烟匾獍巡璺诺剿媲?,又補了一句:“這茶是我們去西湖邊買的,您要覺得好喝,我給您拿幾包?!?/p>

          王寧媽望向說話人,她的眼睛多了幾分光亮,這光亮是說話人給她的,她從她的眼睛里讀到了一種生命力,是她之前年輕時擁有的,在萱萱身上她看見了年輕人獨有的那份絢麗和朝氣,還有不屬于她的嫵媚和動人,她的身上還有一種她無法理解的氣質?!艾F在的姑娘都這么好看了嗎?”她想著,也看到了這個女人想要改變自己和兒子野心和詭計,她看向她的兒子,她知道,她再也回不去了,她在一瞬間由山巔跌入低谷,由花園進入墓園,由綠洲踏足沙漠。光芒從此消逝了,再也不會有了。

          “好,萱萱吶,你是個好孩子,我們家寧兒從小被我給慣大的,夫妻二人得互相扶持,你幫他,他幫你,這日子才能往下過?!彼χf,但這個“你”字比其他的字要重些。

          “媽,您放心吧,小寧對我挺好的,我聽您的?!敝x萱萱聽出這其中意味,她一定要跟王寧說。

          王寧從謝萱萱把茶端上來的時候,就給他媽不是捏肩,就是捶腿,還使了眼色讓謝萱萱拿茶葉,就像掛在他媽身上一樣。

          “您放心吧,我對萱萱好著呢,我在家里她不敢有個不字?!彼χf。

          “你可不得欺負人,我先走了啊?!?/p>

          “媽,我送送你?!彼麄兂銎娴囊恢?。

          “不了不了,你們趕緊休息啊?!崩先擞每臻e的那只手向他們擺了擺。

          老人手里拿了茶葉,把門一關,就好像贏了一樣。

          晚上,床頭的臺燈還亮著,好像有心事,萱萱在床上看《西方美學史》,他又爬上來了。

          “睡吧,明天還得早點起呢!”王寧看了看滿臉不悅的妻子。

          “你媽什么意思?我前一晚剛收拾的屋子,說家里沒個收拾的人,她什么意思,???走之前又說什么‘你幫他,他幫你’你自己拍著良心說,昨晚誰干到后半夜才睡的?”萱萱把資料往床上一扔,把頭扭向一邊,不讓王寧看她。

          “老人嘛,就是閑的,她就是害怕咱倆過的不幸福,想來看看,而且,媽又是掃地,又是隔三岔五給咱們送東西,你就知足吧,況且,媽今天說的話又不是很過分?!彼恼Z氣又舒緩了,也更懶散了,說:“她還不是盼著咱倆好嘛?!彼蛄艘粋€哈欠。

          “那你之前為什么白我?”她盯著他

          “啥時候?”他精神了。

          “我沏茶的時候,為什么,快說!”她指著他的鼻子。

          “你說呢?”他眼里有幾分埋怨,還有幾分自滿。

          “我怎么知道?”萱萱有點發毛

          “你想啊,你去沏茶了,我就得給我媽捶背,她來家了,不得把她請走,我白你的意思是,這正是婆媳交流感情的好機會,你怎么走了呢?你用你可愛的小腦瓜好好想想,她來先見到的你,你卻要走,我媽就想了:‘是不是我這個婆婆當的不稱職???’”他故意把自己的嗓音捏的尖尖的,逗得萱萱哈哈大笑。

          “還是好哄的”他心想。

          “你說是不是?”他比之前還精神,渴望一個肯定。

          “你說的有道理,你想的好周全哦?!彼?,雙瞳剪水。

          他又打了個哈欠,笑了笑。

          “那我不想了,睡覺吧?!彼男θ菘偸悄敲疵匀?。

          “你干嘛???!哈哈哈……別撓我!”一雙手侵襲了她的腰腹。

          ……

          時間轉眼就到了中午,她得按照上司的話去婆婆家拿東西,婆婆家離得不遠,也就隔了兩棟公寓樓。

          婆婆家有一種與她格格不入的氣息,她夏天很喜歡穿西式連衣裙或者學院女裝,既舒適,又正式,但她的手上一直戴著銀色的手鐲,這是王寧給她買的,上面印有一只銀鳳。婆婆家里門上貼著尉遲恭和秦叔寶,進門一抬頭就看見一把鎮宅寶劍立在洗手間門口的上方。墻上貼著名人的字畫,還有自己公公寫的百福字。婆婆的衣服倒是沒那么講究,但手上有一串佛珠,婆婆雖沒說過她的著裝,但眼睛里總有那么些異樣。

          “媽,我是萱萱,王寧讓我來拿東西?!彼┲魇竭B衣裙。

          “來了來了!”老太太打開了門,滿臉堆著笑。

          萱萱微笑禮貌示意,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拿了,從王寧全家人讓她辭掉工作,安心養胎,照顧王寧開始,就每周讓她去婆婆家拿各種補品、肉、蛋、菜等等。因為不是很遠,萱萱就接下了,但辭工作這件事上,她跟王寧家里大鬧了一場,回娘家去了,緊接著王寧因為他爸的關系,給公司談成了一個大項目升了高管,創意總監的工作被王寧攬了下來。萱萱的母親領著萱萱去看王寧的母親,還對她說:

          “你爸說不讓我管,我不管能行?寧寧這小伙子來咱家來了好幾回,但再優秀,再體貼人,他家里人不能欺負我們家姑娘???”萱萱媽削著蘋果。

          “他根本就不愛我,他剛升了高管,公司里都知道我和他的事。他還把我的活攬走了,他看過幾本書!?!陛孑娲﹤€棕色毛衣坐在自己母親家的沙發上,表情嚴肅。

          “你放心,媽跟他們說,我姑娘受委屈能成嗎?媽跟你爸吵架那次輸過?他們還能咋樣?”萱萱媽把蘋果遞給了她。

          “咱們今天下午就去他家,你看媽怎么跟他們說!”她望著萱萱一臉的寵溺

          冬日的下午總是陰冷的,這烏云像是長在天空上一樣,太陽是進不來的。萱萱媽領著萱萱去了王寧母親家。

          “親家母,在家嗎?我們約好的?!陛孑鎷屵吳瞄T邊喊。

          “來了來了!”她打開門,“哎呦,這不親家母嗎?”她的臉上好像貼了一層面膜,看見了躲在母親身后的萱萱。臉上的一半面膜,碎在地上。

          “快進來,快進來,多冷??!”

          二人進了屋,坐在沙發上。

          “親家公不在家??!”萱萱媽看了看百福字

          “他遛彎去了!”王寧媽看了看臥室。

          “家里也沒啥準備的,給親家母奉上西湖的龍井茶,快嘗嘗,挺好喝的?!彼酥惶咨虾玫牟杈?,茶壺上刻著“厚德載物”的字樣。

          寒暄了一會,二人表明了來意。

          “親家母啊,寧寧升了高管,萱萱又有了身孕,這是喜上加喜啊,我看萱萱回來住也是顧了你和王寧的面子啊,是吧?”

          “我又何嘗不想讓萱萱回來?不知道這寧子是怎么跟萱萱講的,一到我們家不是吵就是鬧,我們沒辦法啊,只好(讓她)先回家里住幾天,寧子也是沒閑著,天天的去你家求著萱萱回來,我也說:‘你要不把萱萱請回來,就別當我兒子!’我連這話都說了,要不是你領著來,這倔丫頭還不來呢!唉!”她拍了拍大腿,直嘆氣。

          “那這個辭職的事,你們是怎么考慮的?我們萱萱一回來就哭,說你們欺負她,親家母啊,現在的年輕人可不比我們,您讓她辭了工作,她以后拿什么作生計???您這不是害了孩子嘛?!陛孑鎷尯攘丝诓?。

          之前王寧媽還沒有底氣,但兒子有了高管這一層身份,頓時底氣足了,她抬起頭望向萱萱媽:“她是妻子,妻子在家里操持家務,有啥不行?王寧現在是公司的高管,這孩子又上進,還養活不了萱萱嗎?”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短而急促。

          “還不是有個好爸!”萱萱心里暗罵,皺了皺眉。

          “這樣吧,萱萱這段時間先不要去上班了,我讓寧子在公司里說一下,你就安心養胎,媽這里什么都有,你要是覺得媽這里不自在,就回你自己家,有需要的就盡管來拿。等把孩子生下來,月子坐完,你再去上班?!彼职巡杞o萱萱媽倒上。

          萱萱媽心里很不舒服,因為她平生第一次在“吵架”這方面吃了虧,還被人以碾壓之勢擊敗,以至于剛才都沒插上嘴。她也是個女人,她知道生了孩子的女人和沒生孩子的女人是兩類人,她的萱萱已經身為人婦,自由的精靈即將被他人束縛,已不由她所支配。她望向萱萱,希望給她一個滿意的答案。

          “媽,我為了寶寶,可以暫時不上班,但您要跟王寧說,我坐完月子,一定要上班!”

          “你放心,媽能把你虧了不成!”她滿臉堆著笑

          二人回去收拾東西,途中無話。

          “有你這樣的嗎?讓人家萱萱辭職,你咋想的,你兒子有這姑娘好?王寧爸從書房里走了出來,王寧的父親一直有練字的習慣,這幾天也為兒媳婦的事鬧心,聽見萱萱媽和萱萱來了,剛要出門,就被王寧媽的話堵住了。

          “這妻子就是相夫教子,上下打點,上奉公婆,下管子女,我有什么問題?再說了,我兒子干的多好,要不,你能把這關系走上?”

          “唉,你呀你,等出了岔子,看你的寶貝兒子咋辦?”他指著她,手在發抖。

          “萱萱,這是些兩斤排骨和一些帶魚,還有一些水果,這些水果一定要給他洗好了放在桌上,你咋了?”王寧媽把東西交給萱萱打斷了萱萱的回憶。

          “哦,媽,我聽著呢!水果這些王寧他自己會洗的,您也太慣著他了?!陛孑嫘α诵?,緊接著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王寧媽用一種惡狠狠的眼光盯著她,那是她嫁到這家從未見過的眼神。她自從嫁了人一直感受到一種壓抑的氣氛,但她不知道這氣氛從何而來,又將如何離去,只是在她頭頂盤旋著,盤旋著,在此刻,她終于看到了這個氣氛真正的源頭,一個母親怨恨的眼神,就像一匹護食的狼,她的頭腦由疑惑改為暈眩,她知道她們是不可能相容的。

          “相夫教子是你的本分,家里面誰都有責任。你既然嫁給他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他負責賺錢,你負責顧家,這不是最簡單的分工嗎?”她的說教口氣越來越重

          “媽,我知道了!”她把頭低了下來

          “行啦,你快回去吧,他中午馬上就下班了?!彼苷鎸?。

          “媽,那我先走了?!彼隽碎T。

          她從未感覺到兩棟樓的距離有那么遠,外加天氣炎熱,她就坐在兩棟樓之間的小涼亭里,她無論如何也想不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丈夫早上的冷漠,婆婆的鄙夷?!拔易罱K選擇結婚還是選錯了嗎?一切都是按照你們吩咐的,怎么受傷的也是我呢?”一個點子涌上心頭,她看了看小區新植的柳樹, 那柳枝隨風搖曳,“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彼胫?。大家都在做飯吃飯,沒人打擾她,除了他。

          “喂?”手機響了,她看是他打來的。

          “萱萱,你在哪里,怎么還不回來,東西拿到了嗎?”

          “我這就回去了,回去我問你個問題,可以嗎?”她輕聲詢問

          “當然,你先回來,我們先吃飯?!彼恼Z氣緩和了很多。

          萱萱回了家中。

          他坐在沙發上磕著瓜子,旁邊是他的手機,有好幾通他上司的電話。

          “你有什么要跟我說?”王寧不說話,還以為他就是臺機器。

          萱萱把東西放到廚房,徑直走過來。

          “你還愛我嗎?”

          “愛??!咋了?”他回答的有些隨意。

          “那你還記得我手上的這個鐲子嗎?這是咱倆去西江鎮你給我買的?!彼噶酥杆稚洗鞯蔫C子。

          “記得???咋了?”他更加疑惑,還有點不耐煩。

          “你只有這個反應嗎?你再沒有想起點什么?”

          “我已經想不起來了,我只知道老婆大人,我們該吃飯了?!彼麕е腴_玩笑的語氣。

          她的美夢破滅了,她明白了,原來她只是王寧母親的接班人,替她在入了土之后管好這個孩子。他不會考慮她的感受,也不會考慮母親的感受。他只負責享受母愛與情愛。以前的所有回憶都不過是他為了得到她的手段,所有的甜言蜜語不過是他掩飾無能的借口。在三室一廳里,一切都沒變,只有她會變。

          “你自己點外賣吧,我不想做?!彼劾锏幕鹣缌?,下一個不知道會有誰來給她點燃。

          “又不懂事了,唉!”

          “我不想做飯,就是我不懂事,一個大男人連飯都不會做,你還能干什么?”萱萱邪火冒了出來。

          “最近剛升了官,有點累,你正好在家,我下午還上班呢”他的語氣讓她惡心。

          “有個好父母所以長不大嗎?”她輕蔑的看了他一眼。

          “我跟你講你不要太過分!”他也有在乎的東西。

          “媽也是,兒子也是,把媳婦娶進家來,就萬事大吉了是吧!你跟你媽過不就得了?”

          “你就是想騙我,騙我當你們家的傭人,你們家凈想美事呢!別再裝模做樣了!”王寧想辯解,被萱萱打斷了,她的整張臉都扭曲了。

          “你!你給我滾!”那是他一生中少有的硬氣,“過不了,就離!”

          萱萱先是一愣,淚水從她的眼眶噴涌而出。就像暴雨打落了山茶花。委屈,恐懼,驚愕,悲傷,絕望侵占了她的內心,她不敢哭出聲,因為她把生命力都注入了自己的腹部。她奪門而出,向外跑去,她早就明白,王寧早已不是那個給她許諾摘星星,摘月亮的男孩了,他再也藏不住了,一切都是夢幻,一切都是偽裝,他們家嘴上的仁義道德不過是拴住她的枷鎖,她與他們永遠都不可能在一個屋檐下生活。

          她跑到剛才她看到的柳樹邊上,大口的喘著氣,這是她離自由最近的一刻。她的小腹隱隱作痛,她用她最后的力氣給王寧打電話:

          “你快來救我,我的肚子好痛!”一小股鮮血在光滑雪白的小腿上流下。

          “你又想……”他頓了頓,“我這就打120,我馬上下樓啊,你等等!”他像是預感到了什么。

          救護車是很快的,醫生的醫術也是很精湛的,但他痛苦的,因為他的孩子沒有了,老王家的香火斷了。她也是痛苦的。

          病房外的王寧父母在互相數落,王寧坐在病房外低頭沉默,偶爾發出痛苦的呻吟。

          她躺在病床上,仰望天花板,身邊是自己的父母,給她造成痛苦的人是不敢進來的。自己的生命力在那一刻消逝了。

          “身體養好才最重要的,孩子可以再生?!彼龐屚?,一臉的心疼?!拔乙欢ㄗ屚鯇庪x婚!”

          她又環顧了一下自己的病房,被子是白色的,墻壁是白色的,護士和醫生的制服是白色的,連她身上的病號服都是有條有理,涇渭分明的。她望了望窗外的被吹走的綠葉,她把自己的銀手鐲取了下來,交給自己的母親。

          “媽,你把這個手鐲交給王寧,他會懂得”萱萱眼里噙滿了淚水。

          “這鐲子我看著沒啥?!彼终f,“倒挺會勾人的?!?/p>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隔三岔五 墻上的畫 嫁雞隨雞 有條有理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A级黄毛大片,人妻丰满熟妇无码av区,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香蕉金
          <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