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散文·習作】金子山記游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14 07:35:45
          金子山記游

          有時候離本市的景點太近了,未必是一件好事。每當遠客以一種客氣的語調,渴望與我討論假日的消遣,如談起本市名勝金子山時,我常愕然,以致于搖頭惋嘆:“不清楚,沒去過?!贝蟮忠驗楸臼芯包c離我們太近,近在咫尺,人們常誤以為觸手可及,隨時都能去一趟。實際上,那些景致只能靜靜安踞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古人說,聞者不如見者知之為詳。盡管我對于金子山的景致,數年以來,已是默默在心里描畫了數遍,但從未邁出過腳步。到今年暮春時,回到本市掃墓,先是在林海浩瀚的群山中環游了兩天,后又宅居在本市家中,偶爾翻翻從前買來的書,與朋友打發時間。長久停留于一處,仿佛時間抑或是生活的節奏按下暫停鍵,鄉居的懈怠涌上心間,于是我終于下定決心去金子山一趟了。

          金子山距連山縣城約二十公里,清城到連山兩百多公里,沿許廣高速直上,不過三小時就可到連山縣城,再往北走便是金子山了。我去的那一天,記得是一個天高云淡的燦陽天。幸得仍算春日,并不如何悶熱,我披上一件外套,來不及多想,匆匆出發了。聽說狄先生也是去連山,我們在中學時算是同期,我便請狄先生載我一程。他是清晨很早出發的,沒用多久,我們便到了連山縣城,到時差不多是天光朗朗了。狄先生因為要赴宴,告別后就先行離去了,我只得自己琢磨去路。

          連山縣城是不大的,展開在地圖上看像只長勺,橫跨只大概五十公里,居民不過十萬,地處湘桂之間,倚靠崇山峻嶺,居五嶺之一的萌渚山脈中。古代以五嶺劃分區界,秦時楚南的軍事要塞,如今成了綿延不絕的魍魎群山,實在令人感慨。曾經在縣城里,山上的瑤寨是很有人氣的,近年寨子似乎沒有從前那么熱鬧了。尤其年輕人已是很寥落了。

          說起此行的金子山,卻是連山群山中難得一覓的旅行勝地,山不盡高,若要論資排輩,在廣東只能屈指第八。就在不遠的連州,曾有個劉禹錫說過,山不在高,有仙則名。若細細較真,這金子山若真出過“孝穆紀皇后”那樣的別具靈氣的人,未必算不上一塊風水寶地。傳說這位皇后的故居在此不遠,只可惜這說法多半是后人附會。向北越過連山,面對著一排連綿起伏的蔥郁森林,這就是五嶺的山子山孫了,金子山便在其中。

          約莫半個鐘后,一輛順風車將我馱往金子山。這邊的公路隨山勢而建,常迂回盤旋,有時迎面來車,擦肩而過時,依稀能聽見留下的歡聲笑語。開車的師傅告訴我:連山的古代名人都以武功卓著,個個都是驍勇善戰的將領——他以此向我論證連山人自古以來就是很有勇力的??v然山路七繞八彎,師傅也沒費什么勁,載我到了金子山下,于是我便徑直上山了。

          走在山影、樹影掩映的登山步道上,周圍的群山在湛藍天幕下畫出淡淡的暗影。路從山的底下,盤曲而上,漸走漸高,走到半山,天即開朗,山下的人、事、物,已成一星點。更縱目向遠眺,峰綿張,云如絮,視野極盡開闊。向天上地下四周看,這時候竟無人來,空氣是寂寂的,鞋底踏在石板路上,聲音也是幽幽的,仿佛塵埃也不敢放肆了。山林中似有鳥聲,但不見鳥的影。

          步道邊上有護欄,大概防人因拍照而落下山去,倚靠在欄桿上四顧,空中湛藍得如一片海,只流著些許瑩白的云絮,暮春時分的晴朗天光從山脊流照下來,枯枝老木垂曲地立著,耷拉著滿身綠葉,來自春日的潤澤明晃晃地閃。

          盡管山野草木葳蕤,但天氣終究是有些熱了,趁日頭還未到最高處,我一路踩著石子向金子山聞名遐邇的飛瀑走。周圍也漸漸出現行人,全是一副夏季的短打扮——南國這時候已經很有些熱的意味了,老頭老太有一搭沒一搭地講話,我與他們攀談,請教傳聞中的瀑布該怎么走。順著他們夾生的普通話,我穿過草木圍蔽成的天然護欄,終于來到了這瀑布底下。

          這瀑布場面是很壯闊的,無愧“流云飛瀑”之名,水流激蕩不斷,聲勢浩大,白浪翻騰如魚龍矯躍,而周圍草木縱橫蕪雜,瀑布水落激起冷颼颼如箭的山風,豈就不是“凄神寒骨”么?

          這會又沒什么人了,隨便尋一塊稍微干凈的石頭坐定,和剛忙完的狄先生在電話里聊了幾句關于今日去處的話后,我的心跳也漸漸兒的鎮靜下去了,周圍只有瀑布水落的幽幽回響,其他聲響仿佛杳然遠去了,如同被瀑布的飛流食去一樣。我有些困乏,只想合目憩息。眼睛無所見了,心中所想反而更為真切??匆娝c,一滴又一滴,砸落在緊繃的水面上,我卻僅僅聽見太陽穴跳動,遠遠的鳥兒啼鳴就像幻覺一樣似有若無了。

          臨末我在電話囑托了狄先生帶我領略周邊美食,于是就拍拍身上塵土打算下山了。乘車返回縣城時,路上頗不平,顛顛簸簸的,一天的疲憊,令我困困頓頓,車上司機偏又熱情好客,談天說地似地跟我說哪里哪里是頗好玩的去處,我不由順著他的話,感嘆了半天,說著說著他大概也感到疲乏,而我早已倦了,不知何時身體飄飄忽忽的,像飛上了半空無所憑依,恍恍惚惚和友人幾個走進大排檔里,聊著一些生計或將來出路之類的話。

          大家一事無成,只得高談闊論,談著談著,竟吟起北島的詩來。最后眾人郁郁散去,也沒能談出個所以然來。俄而,車底咯吱一聲巨響,司機高聲罵了一句。我也就醒來了,只覺得喉頭渴癢。揉揉耳側,看一看手機上的時間,抬起頭來時,車子路過來路,山是來時的山,樹也是來時的樹,綠葉卻更為晃眼了,枝椏刮過車頂,發出輕微的碰撞聲,一只鳥雀從樹叢里沖天而起,然后,又重歸寂寥。無端地,一句詩襲上心頭:

          “車中欲夢昔年事,亂石磨輪時一驚?!?/p>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飄飄忽忽 顛顛簸簸 草木葳蕤 聞名遐邇 風水寶地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A级黄毛大片,人妻丰满熟妇无码av区,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香蕉金
          <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