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影評】《步履不?!罚褐心陠首?、次子廢物、老公出軌,母親平靜書寫一首生活的敘事詩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09 10:54:19

          是枝裕和《步履不?!返膭”境醺宕蟾攀窃?006年完成的,對于他而言,這部電影更像在為逝去的母親“服喪”。思考著如何面對母親去世的現實時,他將《步履不?!放某闪穗娪?。

          導演的自傳小說介紹到這個創作背景時,我回憶了一下這部家庭敘事電影,似乎沒有什么段落在表達悲傷。是的,是枝裕和帶著要拍一部“愉快的、不悲傷的”電影的意識,拍出了這一部沒有淚水的電影。

          馮小剛曾經形容,看是枝裕和的電影適合泡杯清茶,慢慢品。是枝裕和的諸多作品,情節看似平淡如菊,而每每回憶時,往往會不自覺嘴角上揚,回憶起某個慵懶的午后,與家人、與姐妹、與好友奢侈荒廢的時光。

          那些時光似乎沒有什么意義,但卻定義了我們人生的“意義”,日子不就是這么過得嗎?

          《步履不?!分?,是枝裕和融入了自己諸多生活場景進行創作,比如電影名字就取自歌曲《藍色街燈下的橫濱》的副歌,比如影片中母親經常略帶世俗地談論家長里短,這帶著導演母親“有點俗氣”的生活影子,影片中母親叮嚀兒子注意牙齒,也是導演本人在生活中常聽到的“嘮叨”。

          創作母親形象時,是枝裕和選擇了他信任的御用女主角樹木希林。影片呈現上,樹木希林確實呈現了一位既世俗計較又平靜坦然的母親形象。整部影片,看不到用力的電影語言去刻畫家庭倫理,反而在家庭聚會式的交流中,呈現真實的親情羈絆,母親正是牽引一家《步履不?!返哪歉~帶。

          母親心里有碗端不平的水

          繼承父親衣缽成為醫生的長子在15年前為救落水兒童,不幸身亡。長子一直是父母的驕傲,繪畫為生的次子良多似乎自小是“空氣”,哥哥光芒無限,良多身上的微光在哥哥的影子下蕩然無存。

          哥哥去世,注定在父母心中留下了完美的、不可替代的位置。而家人相聚的契機正是祭奠哥哥。是的,哥哥雖然不在了,可到處都是他的影子。

          其實在父母的心里,孩子終究還是有個排名的,很難并列。

          《人世間》中,周秉昆一家人躺在炕上,“不爭氣”的小兒子調侃父親“咱們姊妹仨,誰最好”,這是現實中多少子女藏在心中遲遲不曾向父母發出的疑問。即便是獨生子女的我們,是不是也曾暗暗跟“別人家”的孩子較過勁兒呢。

          《請回答1988》中,二女兒德善的生日總被遺忘,在姐姐和弟弟之間時常被父母當作小透明?!?strong>二女兒的悲哀是一直存在的,就像這個世界所有的老二一樣,姐姐是姐姐,弟弟是弟弟,所以都得謙讓著。但我以為我如此崇高的犧牲精神,爸爸媽媽是知道的。原來,不是。有可能,家人最不清楚。”這段旁白不知戳中多少子女的心。

          《步履不?!分?,母親從沒掩飾過對大兒子的思念。當年父親偷了鄰居家的玉米,拿來給母親制作天婦羅,不巧鄰居也來分享豐收的玉米,“玉米對玉米”的尷尬得益于大兒子的解圍,這段回憶父母記憶深刻,多年后依然對圍坐在餐桌旁的孩子們津津樂道,同時也得意洋洋夸贊著聰明的兒子。

          但其實,那一句解圍出自二兒子良多之口。是父母記憶偏差,還是父母潛意識地把“最優秀”的一切都給了大兒子。生活中,又何嘗不存在著這樣大大小小的美麗“誤會”呢。

          母親時常后悔在兒子要去海邊玩耍時,沒能把說那句“小心點”送到兒子的耳邊,也許說了,兒子就不會出現意外。但,也許說了,意外還是會發生。

          所以,母親堅持讓被救者良雄年年來家里拜訪,待他走后還要嘲諷一番。提及被救者,母親面色沉重地說道“無人怪罪才是最痛苦的”。

          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在年邁的母親心中焦灼,她又如何忍心把大兒子從心中的第一名位置替換,替換便意味著放棄,預示著遺忘。

          母親心里的那碗水,想來是端不平的。

          母親心里有堵堅韌的墻

          家中的頂梁柱無疑是那位自負又小心眼的醫生父親。即便到了晚年,父親還在埋怨為何孫輩回來都稱這里為“奶奶家”,明明家里的錢都是他賺回來的。

          但就是在這樣的家中,他以為能夠掌控一起,殊不知直到晚年他才明白,在老伴兒面前,他不過就是一個“小學生”。

          父親在全家人面前調侃年輕時聽音樂會,母親毫無審美聽著睡去的囧事,這無疑想在家人面前炫耀自己一家之主的品味。母親卻若無其事地用一張《藍色街燈下的橫濱》唱片堵住了父親陰陽怪氣的嘴。

          隔著浴室屏障,泡在浴缸里的父親詢問屏障外打掃的母親,唱片是何時買的。母親沒有放下手上的活,輕描淡寫地說道“我背著良多追到那女人的公寓前,房間內傳來你的歌聲?!?/strong>

          鏡頭前,滿頭銀發的老父親羞愧難當,雖然一絲不掛泡在浴缸,其實早已在母親面前穿上了皇帝的新裝。

          母親為了家庭的和諧,選擇多年隱忍,心中那堵堅韌的墻堅不可摧,任他是誰都不可能僭越和侵犯。自負一生的父親,步履蹣跚時終于明白誰才是家中的王,到底是誰拿捏住了誰。

          傳統的母親似乎與現代定義的“獨立女性”毫不貼邊,但是她那捍衛家庭的決心豈是常人所能及。

          母親心里有把偏心的尺

          這里的偏心與“端水”尚有區別,“端水”是對內,對自己的孩子;偏心是對外,對孩子的家庭。

          良多與妻子是重組家庭,妻子喪偶帶著兒子改嫁良多,良多還沒有自己的孩子,世俗的母親自然無法避免地“催生”。

          掃墓途中,母親輕描淡寫說道“你們會生孩子嗎,有了孩子要離婚就難了”。母親認為良多的妻子是喪偶而非離異,離異跟前任的感情是決裂,但喪偶多少留有遺憾,那么跟良多的婚姻難免存在隱患,于是母親還是希望良多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這個小心思在給良多一家準備的睡衣也可以看出,母親準備了兩套,沒有良多繼子的那一份。與兒媳的相處中,母親直截了當提到希望他們再生一個孩子,可以說這個母親自私和愚昧,但卻是無比真實。

          這里的母親并非披著圣母的外衣,她是自私的,她是世俗的,她是不那么高尚的。是啊,這才是現實里實實在在的母親,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子孫滿堂、血脈相承、生生不息。

          一部輕描淡寫的家庭電影,我們又分明地感受到親疏有別,兒媳、女婿在母親的心里,就是“外人”。有什么避諱的,是枝裕和平鋪直敘,毫不掩飾。對這世間萬物,母性是無私的,但對于血親,母親的心終究是偏著的。

          結語

          蝴蝶冬天會幸存下來,第二年變成黃色,翩翩起舞。電影中,黃色蝴蝶顯然成為一種意向,代表那些逝去的人。給兒子掃墓后,母親在屋內追逐一只小蝶。良多一家四口給父母掃墓,身邊飛過一只輕盈的蝶。

          良多錯過了與父母的最后約定,生活腳步從未停歇,不禁令人感嘆,還是慢了一步。這就是人生,看似波瀾不驚、平平無奇,但卻沒有那么多下一次。

          正如“人間清醒”大張偉曾說“我從來不想去外面看一看,外邊的地方花錢就能去,但是家,不是花錢就能回的地方?!?/strong>

          不遠處,母親蹣跚笨拙的身影若隱若現,步履不停。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步履不停 是枝裕和 請回答1988 樹木希林 獨立女性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A级黄毛大片,人妻丰满熟妇无码av区,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香蕉金
          <address id="f7h1h"></address>

          <big id="f7h1h"><strike id="f7h1h"><span id="f7h1h"></span></strike></big>
          <noframes id="f7h1h"><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pre>
                <pre id="f7h1h"><ruby id="f7h1h"><ruby id="f7h1h"></ruby></ruby></pre>